茶膳:從“飲茶”到“吃茶”

  撰文︱馮忠鳴
 
  編輯︱Candylan
 
  圖片︱關茶
 
  文章節選自《沱茶天下》
 
  對於茶,除了傳統意義上的“飲茶”外,一種新的時尚又在我國許多地方和世界一些國家流行開來,這就是從“飲茶”到“吃茶”的轉變,諸如將烏龍茶、紅茶或綠茶的茶末、茶粉加入到食品中,從而創出全新的食品,如山西的茶心麵包,杭州的茶可樂、茶汽水,台灣的李白茶酒,北京的茶冰淇淋,四川的蒙頂貢茶酒,貴州的眉窖茶酒等。
\
  在日本,茶食品也大行其道,茶末蕎麥麵、茶末點心、茶末豆腐、茶末巧克力、綠茶口香糖等都是市場上的暢銷食品。
 
  據有關資料介紹,日本80%以上的人都喜歡茶製食品。其中,茶末雪糕、茶末烤馬鈴薯、茶末蛋糕最受歡迎。
 
  (備注:文中的茶末包含茶粉、抹茶等關聯的茶葉深加工產品。)
\
\
  “吃茶”在“飲茶”的基礎上發展而成。但“吃茶”在某種程度上隻是將茶葉加入作為個體的單個食品或某一類食品中,而“茶膳”則是在“吃茶”的基礎上,有意識地將茶作為菜肴和飯食的烹製方法和食用方法融人日常生活,形成茶飯、茶菜、茶食品、茶飲料的全麵配套的特色餐。又由於人們對飲食有了新的追求.所以茶膳就被賦予了更多的文化內涵,從而使之成為茶葉消費的一種全新形式。
\
  翻開茶文化的曆史書籍時就會發現,將茶入飯並不是今日新潮,其淵源可追溯到公元前。早在周朝,我國就有吃茶的記錄了。
 
  據《詩經》記載:“采荼薪樗,食我農夫。”詩中的“荼”就是茶。
 
  東漢壺居士寫的《食忌》說:“苦茶久食為化,與韭同食,令人體重。”《晏子春秋》記述:“嬰相齊景公時,食脫粟之飯,炙三文五卯,茗菜而已。”
 
  唐代儲元羲曾專門寫《吃茗粥作》一詩。清代乾隆皇帝十分鍾愛杭州名菜“龍井蝦仁”,慈禧太後更喜歡用“樟茶鴨”歡宴群臣。
\
  今天,我國許多地方仍保留著吃茶葉的習慣,如雲南省基諾族有吃涼茶的習俗,傣族有竹筒茶,有一些地方還愛吃醃茶。
 
  國外也有許多著名茶膳,日本1802年出現的《名飯部類》中就記有11種用茶做的菜,泰國的一些地區早就有將茶炒後做成副食的習慣。
\
  現代生活的發展促進了文化事業的發展,20世紀90年代中期,茶膳的重現標誌著茶文化進入了一個新階段,也為茶葉消費拓寬了道路。
 
  最有代表性的茶膳有:北京的特色茶宴,有玉露凝雪、茗緣貢菜、龍井竹蓀湯、銀針慶有餘等;上海的碧螺腰果、紅茶鳳爪、旗槍瓊脂、太極碧螺羹等;台灣的茶宴全席、茶果凍、烏龍茶燒雞等;香港的武夷岩茶扣鮑魚角、茉莉香片清炒海米;日本的茶拌雜魚、茶末紫菜湯等。
\
  茶膳口味清淡而不油膩。另外,茶膳講求精巧,觀賞性強。
 
  茶膳有益健康,雅俗共賞。茶膳多以春茶入菜,因春茶不施用化肥,又富含多種維生素,茶葉本身即有殺菌作用。傳說“神農嚐百草,日遇七十二毒,得茶而解之”。唐代《本草拾遺》中也說“茶為萬能之藥”。因此茶膳具有一定的保健功能。同時,茶膳也順應人們返璞歸真的飲食要求。
\
  美味飲食和文化品味是茶膳可以一並包容的最大特點。今日茶膳從飯菜的色、香、味、形、器、名稱、環境、服務都表現出與茶文化相結合的氣息。如取材於古典名著《紅樓夢》的“怡紅快綠”,融民俗與銀針茶於一體的“銀針慶有餘”,再加上裝備特色的桌椅、餐具、茶曲、茶藝、表演等,使人大飽口福,又耳目一新,將餐飲消費上升到文化消費的高層次。
 
  茶膳,不僅是茶葉消費的新形式,更是餐飲文化中一枝瑰麗的奇葩。
責編:張二亮
AG赌场品牌推薦